J9.com生鲜瓜果质量欠佳、经常断货····有必要给社区团购降降温了!

  J9.com“1分钱两个百香果”“9毛钱一份青菜”“1分钱一袋盐”……从瓜果蔬菜到肉禽蛋奶,应有尽有,社区团购上的省钱优惠补贴吸引着大家。

  当下社区团购如火如荼、呈现爆发式增长。一般来说,社区团购是以社区为单位,以社群为交易场景,依靠团长向社区居民推荐商品、促成交易的一种电商模式。社区团购平台根据需求采购货品,然后送至团长指定地点,由消费者自提,也有少数团长(或其团队)会送货到家,几种模式都是团长从中抽取佣金。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社区团购,通过购物补贴和新客补贴等优惠方式抓紧客户。2020年6月,滴滴推出社区团购品牌“橙心优选”,创始人程维公开宣布:“橙心优选投入不设上限,全力拿下第一名! ”7月7日,美团宣布成立优选事业部入局社区团购,并推出“千城计划”,旨在年底前实现全国覆盖,并逐步下沉至县级市场;8月J9.com,拼多多社区团购项目“多多买菜”上线月,阿里成立盒马优选事业部,亲自下场加入社区团购。

  社区团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,2016年就已经有人小打小闹的在微信群、QQ群里做社区团购,而且盒马鲜生、每日优鲜等生鲜电商平台在一线城市中做的风生水起,此次社区团购主要是下沉在武汉、长沙等二、三线城市及乡镇村。互联网巨头的流量增长遭遇瓶颈,疫情加速社区团购发展趋势,在资本的涌入加持下,社区团购触角才得以伸到二三线城市,巨头们趁机去挖掘下沉流量的红利。很多中老年群体已学会使用互联网平台买菜购物,互联网巨头用买菜补贴、低价来诱惑中老年群体。因此,此次社区团购大战中银发族便成为巨头抢夺的目标流量用户。

  目前来看,商贩、菜市场确实受到社区团购的冲击。社区团购的消费趋势不可抵挡,传统农贸市场的销售模式受到动摇,在济南南部的中海国际社区中,附近农贸市场只有两个,农贸市场水果摊摊主张玉华介绍到,小型超市不仅卖菜卖水果,有的还是社区团购的自提点,自己也经历着摊位挪动、营业额下降的困难。在湖南长沙,70后小餐馆老板李玲和80后全职妈妈王霞,现在有着共同的身份—社区团购的团长,他们提到当下传统农贸市场的现状,答案出奇一致:“不会完全取代菜市场,但是现在菜市场生意的确大不如前”。在这场战役中,有李玲和王霞这样的受益者J9.com,也有菜市场摊贩、小菜铺老板这样的受损者。

  这波社区团购买菜的热潮中,堂而皇之的不正当市场价格战和服务质量差的问题显现。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,12月12日,沧州市华海顺达粮油调料有限公司接到多个供货客户投诉,有多个社区团购平台通过补贴拉顾客,引发了市场价格战,因此公司发布“关于禁止给社区团购平台供货公司供货通知”。卫龙在《关于禁止给社区团购平台供货的通知》中称,近期公司收到众多投诉,以“多多买菜”J9.com、“美团优选”等为代表的社区团购平台出现严重低价现象,甚至个别品项远低于出厂价,影响严重,损害客户的利益。另外,很多网友社区团购过几次后,发现有些平台的生鲜瓜果质量欠佳、性价比低、经常缺货。社区团购卖菜无疑是生活服务类业务,既然是服务于民的利好模式,做到精致服务到家、拥有健康完善的商业模式才能笼络人心。

  社区团购对当前传统卖菜商贩的冲击可见,尤其是年纪较大、又不懂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应用的个体户,无法在这场变革中继续生存。生鲜食品的社区团购爆发式增长过程中,互联网巨头急迫建立起供应链、无限发展团长,可能导致流程把控不严,在疫情期间叠加放大社会风险。总之,互联网巨头收割流量,也不能触碰社会公平和稳定的底线。相关监管部门该出手时绝对不能沉默,有必要给社区团购降降温。

  (文章综合中国青年网、中国新闻周刊、新华网客户端、中国新闻网、大众网·海报新闻、每日经济新闻、网友评论)